我在伊朗的72小时,这里“每个人都是苏莱曼尼”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环行星球(ID:huanxingxingqiu),作者:如月,题图来自:作者如月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1月3日凌晨,美军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发动无人机袭击,杀死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、伊朗圣城旅指挥官——卡西姆·苏莱曼尼,消息一出,伊朗国内一片哗然。

当日早晨,我出门去学校时就发现,路边的电子屏幕开始循坏播放纪念苏莱曼尼的影片,一路上也有工人在更换广告牌上的照片。

身边的伊朗人都无比心痛,甚至满眼热泪来向我诉说这件事情。学生无心上课,小贩无心做生意,人们和电视新闻广播里一样,谈论的都是苏莱曼尼之死。

其实在伊朗一年多,我是在新闻爆发后才听说苏莱曼尼的,而现在身边的伊朗人不断地跟我科普,这是他们心中多么伟大的将领,不断诉说着苏莱曼尼在两伊战争、叙利亚内战、打击ISIS战争中的功劳。永远失去了这样一名优秀的将领,他们或愤懑不平,或悲痛欲绝。

事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讲话,为苏莱曼尼殉难哀悼、猛烈抨击美国“暴行”、誓言将“严厉报复”,并宣布说,伊朗全国将为苏莱曼尼哀悼3天。

至此,苏莱曼尼的肖像海报已经挂遍了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大街小巷,德黑兰各处的广告牌、电子屏幕都换成了苏莱马尼的照片和海报。他身穿军装的照片、他在战地做礼拜的照片、他灰色头像后面飘扬着鲜艳的伊朗国旗的照片…… 

城市里,霍梅尼和哈梅内伊两位宗教领袖的照片下,大多都新增了苏莱曼尼的照片,再次验证了媒体所说,苏莱曼尼是伊朗的“第三号人物”。此时此刻,在伊朗境内公开放置的苏莱曼尼的肖像,甚至可能已经超过两位宗教领袖。

而德黑兰各个大学和学院均为苏莱曼尼设置了“灵堂”,黑色的布上供奉着苏莱曼尼的照片,电视上播放着他生前的影片。来来往往的学生们,纷纷献花与默默哀悼。

校园之外,民众也自发地为苏莱曼尼搭设灵堂,按照伊朗的传统,向过路的人发茶饮和椰枣以纪念逝者。路过一条不到200米的街道,这样的纪念点我就经过了三个。

事发当天(3日)的晚上,哈梅内伊拜访了苏莱曼尼的家属,他用“恶毒”来形容美国对苏莱曼尼的暗杀,同时他也安慰苏莱曼尼的两位女儿:“每个人都会感激你们的父亲。”

(海外网,http://news.haiwainet.cn/n/2020/0105/c3541093-31694225.html)

4日,伊朗总统鲁哈尼亦前往慰问苏莱曼尼家属。据《每日邮报》报导,苏莱曼尼的女儿身穿黑色罩袍,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,她向总统发问:“谁来为父亲报血仇?”鲁哈尼随即回答:“每个人都会复仇,我们将为他报仇,你不用担心。”

(海外网,http://news.haiwainet.cn/n/2020/0105/c3541093-31694225.html)

(截图来自澎湃新闻,下同,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5441299)

当地时间5日,苏莱曼尼女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“世界应该知道,美国应该知道,苏莱曼尼的子女,包括我,我们不会退缩,会坚持到最后,一定要复仇”,并以沙哑却坚定的声音号召人们“站起来、团结起来,为苏莱曼尼复血仇,一起反抗压迫”。

她控诉特朗普“你不如我父亲,所以只敢用导弹偷袭”,并称“苏莱曼尼的殉难激励了我们灵魂的重生”。

苏莱曼尼的遗体也于5日运抵伊朗,千万群众为其送行。伊朗多家电视台直播了送葬现场的画面,伊朗国家电视台的主持人还发出号召:所有伊朗人每人出1美元,凑8000万美元,悬赏杀死美国总统特朗普。

(据环球网报导,美国某知名事实核查网站随即发布文章称“悬赏的呼吁尚未得到伊朗官方授权,不代表其官方立场”。)

当葬礼在德黑兰举行时,政府发出通告,全国放假一天,革命路及自由路等部分道路将会封闭,哈梅内伊将在德黑兰大学为其遗体祈祷。

5日下午,德黑兰大学的校园就封闭了,不准任何人入内,校园外有工人在搭架子,为第二天游行做准备。此外,伊朗德黑兰大学标志性大门建筑,也印上了苏莱曼尼的头像和波斯语标语,意思是“我们都是苏莱曼尼”。

德黑兰伊斯兰革命广场举行了大规模哀悼游行。因为住的离革命广场和德黑兰大学很近,6日清晨5点左右,我就听到了游行的广播和人群的呐喊。

街道上挤满了伊朗民众,他们拍打着自己的胸口,高举着右拳,高声呼喊着“美国去死”,并且举着苏莱曼尼的画像、伊朗的国旗,以及象征“圣战”的红旗,在一些新闻中提到这红旗寓意“不公正的流血”。

游行一直持续到中午1点。这一场长达8个小时的游行,黑压压的人群不断向革命广场涌去,人们振臂高呼,表达愤懑。不仅是主干道,甚至我家附近的小巷子也挤满了游行示威的人群。

我感觉到,很多伊朗人虽然不喜欢政府,但很喜欢苏莱曼尼。

身边平时总是抱怨政府的朋友、失业的朋友,在社交软件上的头像都不约而同的改成了苏莱曼尼;平时拼命学外语,想要抓住机会就离开伊朗、再也不回来的朋友,爱国之心也被点燃,说如果发生了战争,自己一定要留在这片土地战斗到最后一刻;

在国外留学的伊朗人也不忘关心局势,在社交软件上不断转发新闻发表动态,悼念苏莱曼尼;平时对政治毫不关心的伊朗朋友也不断向我质问,伊朗为什么要遭受这些?

(报导截图来自,https://www.nytimes.com/2020/01/06/world/middleeast/iran-soleimani-trump.html)

当然,也并不是每一个伊朗人都为此感到悲愤,也有部分伊朗人为此拍手称快,觉得打得好打得妙,以看笑话的态度来讲述此事,我的一位刚从英国回来的伊朗朋友就是这样,他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没有任何认同感,他支持美国的这一行为,同意其是在打击“恐怖主义”。

这也并不是我在伊朗见证的第一次游行,美国重启制裁以来,伊朗经济不稳定,民众的游行示威是常发生的,他们也曾因为鸡蛋价格上涨、油价上涨自发组织过不少游行,去年年底我也在现场亲历了由政府组织的反美游行。

但我觉得这次苏莱曼尼的哀悼游行,和以前的游行示威都不一样。

之前的游行没有这次那么大规模,如今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道路在之前都能正常通行,人能正常穿梭。

之前在游行现场,革命广场附近的年轻人只会在咖啡馆点一支烟,戴上耳机,然后大声谈论楼下游行的中年人在他们眼里有多可笑,认为伊朗人民没有任何理由恨美国政府,“美国去死”是政府转移矛盾的口号。

而现在,游行的队伍里常常是一家人老小,全体上阵,戴着缠头的宗教学者,抱着孩子、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妇女,还有骑着摩托车扛着各色大旗的年轻人,都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,表达他们的愤怒和对苏莱曼尼的爱戴。

还有伊朗黑客攻击美国政府网站、伊朗人创作了I WRITE DEATH TO …… 这样的歌曲。

现在的伊朗人大抵是抛开政治宗教立场,也要支持与爱戴这位一生廉洁,至死为伊朗服务的将领。伊朗的民族情感已经被点燃。

最后,中方一直要求美方和伊方保持克制,我的心愿也是世界和平。

图片&视频:如未标注,均为作者提供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环行星球(ID:huanxingxingqiu),作者:如月